当前位置:彩8娱乐风景区

站内检索:

天柱山的冬
发布时间: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

早就喜欢上了天柱山的冬天。大部分日子里,天空像一面明镜似的,湛蓝的底板上飘着几朵白色的云朵,淡然,素净,飘逸而轻灵,石径上落叶满地,踩在上面发出翠翠的微响,更增添了几分空旷与幽深。

在天柱山,你感觉不出秋冬的界限。冬天照样有着属于秋天的红叶,有着秋天般的天高地阔,有着秋天般的旷远高渺的视界。而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里,萦绕你耳畔的是潺潺溪流与鸟鸣虫唱,丝毫没有古诗中所绘的肃杀冷冻之气——这是北国所没有的。

蓝天、白云、暖阳,空旷,幽深,可是你梦境中的旧相识呢?天柱山这幅上佳山水不需要任何渲染与衬托。那云朵外的湛蓝,红叶中夹杂的绿意,岩体上浓重的深灰,分明有着很深的层次,很强的内在秩序感。

今秋去天柱山看红叶,林中枫林似火,叶片飘飞,凋谢出满枝的疲惫,忍不住有些心痛。当时想,冬天天柱山会是怎样一幅样子啊?会不会是半枝残梗擎剩叶,萧瑟望春早啊?或者是“岁暮风动地,夜寒雪连天”的一番万物凋零,萧索漫天的迹象呢?

等待中的心情犹于小扣柴扉。“小扣柴扉久不开”,到底开不开呢?

就让它在冬天里向我们开放吧——红叶依旧,山峰依然;水流依旧,天空亦然;淡然依旧,生机依然。

驻足凝眸,洞开心扉,看着想着,心里竟然欢喜上了这样的景象。无垠无极的天空下,天柱山的山峰依然孤傲、倔强,铺满红霞的山林依然淡然幽深,不甚干冷的山风吹来,满耳扑簌簌的落叶声响,反衬出冬山的宁静。

还有山脚飘逸挥洒的潜河皖水,奔流到海不复归,流沙泛白,河水泛金,河中悠然的竹筏,似是翻卷飘落的叶片,辗转来回。

谁说“冬山惨淡而如睡”?冬天的天柱山依然怀抱热烈,那身披红妆的山林,虽然远离春夏季的热闹欢愉,但天柱山向来不拒绝平静,舍不得惊扰一粒鸟啼,一枚美女,任鸟鸣虫唱,任风吹草动,任游人欢畅。

看天柱山红叶,我想起红粉佳人大小乔,也想起了惊世妙无双的刘兰芝,几袭红衫,几许冬深,几许忧伤,几许惆怅,我同样想起了一个个女子最为浓郁的心事。

如果某个冬日,天柱山忽然毫无征兆的落起雪来,那就更富有韵味了,先是雪粒,簌簌的落着,冷雪敲窗,然后是雪花雪片,满天的飘飞着,在天柱山完全被笼罩在雪的世界里时,不妨把历史镜头回放一下,李白独坐潜河中的一个小岛上,身披蓑衣,河中独钓,旁边还放着一只刚温过的酒壶,是不是符合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与“漫天飞雪酒正酣,满壶诗情生紫烟”的境味啊?或许这就是某个国画中的似曾相识吧!

红叶与白雪,这两种最为浓烈而极致的颜色,或多或少都染上了一些寂寞的色彩,许是人生的某种契合。

余秋雨说,天柱山是寂寞的。李白也曾说:古来圣贤皆寂寞。其实生于斯长于斯的京剧伶圣程长庚、章回小说大家张恨水又何尝不寂寞,历史上声言在天柱山安家的李白、黄庭坚、苏东坡又何尝不寂寞如斯!还有天柱山嵯峨巍然的峰峰石石,山山岭岭,经历20多亿年漫长变迁,无不见证了命运的千回百转,四季轮回,不过风吹流沙而已。尤给天柱山增添了几分厚重。

想着想着,这种寂寞忽然就钻进了身体里去了,还有那点点红叶,飘啊飘啊,飘进了思绪,飘进了心里。(陈兴旺)

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保护政策|法律声明|投诉方式|友情链接|站点导航|2008版回顾|2005版回顾